渣男专业户成田凌,现在终于要正经起来了!

  • A+
所属分类:知识百科

成田凌
作者
西西缪
迷影,个人十佳什么的超难抉择
编辑
Pury
如今这位渣男专业户,终于要正经起来了,他就是成田凌。他将在电影《默片解说员》中饰演男主人公,该电影在19年12月份于日本首映。
对于影迷来说肯定有多重期待。该电影由导演周防正行指导,作为主流轻喜剧第一人,周防正行时隔5年归来之作,独辟蹊径选取了这么一个题材,可谓吊足了观众胃口;集结的卡司阵容也相当强大,会有他以往作品原班人马上阵,而担当男女主角的成田凌、黑岛结菜都是年轻演员,对他们来说挑战不小,尤其成田凌需要现场演绎大量口技内容,绝对值得关注。
说来也奇怪,成田凌此次参演,受到粉丝们特别关注,这大概这和他以往作品中偏向灰色角色有关。没错,这位人气演员最不寻常的地方就在这里,正派角色没几个,暗黑系却演了不少。
盐系男子
成田凌在开启演艺之路前,人气就不小。因长相帅气,高中时期备受欢迎,后来读了美容专门学校,拿到了美容资格证,就去当了美容理发师。当时的成田虽然会觉得实现简单的梦想也够无聊,但并没有多想。
而后他被一家服装店看中,当起了那家服装店的模特,以此契机,成田便走上了平面模特这条路,和时尚杂志《MEN’S NON-NO》签了约。说起这家杂志知名程度也相当高,由集英社发行,在女性版《NON-NO》基础上衍生而来,80年代开始活跃,当时最受欢迎的男模阿部宽,如今也是知名演员;田边诚一、谷原章介等大家熟知的男明星,都曾是这家杂志的人气男模,可以算是成田的直系前辈们了。
MEN'S NON-NO 2017年7月号
作为时尚杂志的签约模特,成田凌拍摄了很多时尚写真,迅速蹿红。而那个时候「盐系(塩顔)男子」的审美成为潮流,“清爽的面孔,消瘦的身材,服饰搭配清新休闲”是对盐系男子的主要定义,成田恰好符合这一标准,他和该杂志社另一位模特,坂口健太郎几乎就是盐系审美的最佳代表,一时间两人成为炙手可热的平面模特。
说起两人,还是蛮有相似度。同为NON-NO杂志的模特,两人也一起参与了不少拍摄;两人转型做演员也差不多在一个时段,2014年坂口健太郎参演了电影《静心365日 幸福的呼吸》;成田则已电视剧《FLASHBACK》作为演员出道了。虽然两部片子评价一般,不过两位模特也选择走向了大众视野。
巧的是,2014年还有一位模特,成功转型为了演员,正是获得当年第88届旬报新人奖的东出昌大,他早前也是NON-NO王者体育直播网址的模特,这么看来这家时尚杂志真的强大,东出也可谓是成田和坂口转型期,值得参照的前辈了。
FLASHBACK(2014) 海报
三位虽都是模特转行演员,近年来的银幕形象却各有不同。东出早期凭借《听说桐岛要退部》(2012)《寄生兽》(2014)等电影,获得了新人奖的肯定,转而出演《圣之青春》(2016)也拿到了最佳男配,《夜以继日》(2018)《菊与断头台》(2018)更让我们看到了他的实力,他接下来的作品可以说非常令人期待。
坂口的银幕形象就相对比较单一了,《海街日记》中那个帅气男友或许不容易被人记住,但他凭借17年主演的那部《与君相恋100次》也奠定了“盐系男友”的称号,之后的电影《今夜在浪漫剧场》(2018)也是以他与绫濑遥的恋爱戏展开,可见坂口的“青春男友”形象在银幕前居多。
而成田倒是发挥了逆向优势,这一点和坂口形成鲜明对比。他演绎了诸多痞子、渣男等角色。出演这类角色似乎也突显了他的优势,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某种意义上,反倒成了这类角色的“劳模”。
形象鲜明
因为不喜欢前额有刘海,所以一般都会留中分;因为最喜欢的男演员是布拉德·皮特,所以会有意识地蓄胡子,特别喜欢皮特的那部《搏击俱乐部》,并也期望能够塑造出这类又狡猾又帅气的形象。
带着这样的念想,成田在初出道之作《FLASHBACK》里就以长发中分、满脸胡渣的形象登上了演员的舞台,或许这也与他早前作为模特“干净清爽的盐系”形象区别开来,给人一种另类却崭新的面貌。
《FLASHBACK》拍摄现场
加上酷爱着深色系服饰,他在银幕前的形象便是那种「虽然挺酷,但会有一丝阴暗」的感觉。总之,这一身造型让他也与一般故事中「阳光帅气大男主」自动绝缘,不过这反倒使他成了叛逆作风者的不二人选。的确,他也钟爱这套造型,也就一路开了“黑”,走上演绎阴暗青年之路。
在他早期参演的作品中,可见他对角色有意识的导向。在日剧《陷入爱情》(2016)里,他扮演了女主人公夏的出轨对象佐伯,同样以这身造型亮相,因为又酷又神秘,作为有夫之妇的夏对他渐渐失去了抵抗力。但纵使蓄胡子、留长发,这般不羁,成田的年龄与较少的经验,使他在镜头前显得尤为青涩,甚至与他期望阐释的形象有明显差距,可塑造的气质与成功地演绎其实是两回事。
《陷入爱情》(2016)
后来成田尝试着不同角色。在《逃避可耻但有用》几部日剧中的参演,也回到了「盐系」的造型,那时的他凭借这些角色人气大增,但成田似乎并不满足于展现这样的自己,对他来说虽然不难但也并不酷。电影《奇迹,那天如此重要》(2017)倒是让他尝试了把玩酷的音乐青年角色,放下了头发,又留起了胡子。而这回他表示特别享受这个过程,仿佛弥补了高中没有组团搞乐队的遗憾,即便一首歌要练习很久,却莫名有了乐队的集体感。他也自知自己有种暗黑感,颓废的效果似乎更能带出音乐青年本身的味道。
《奇迹,那天如此重要》(2017)
这个角色仿佛就是他走向大银幕的契机,不同的导演也发现了成田这股「颓废」气质,很快他就拿下了主演的角色,2018年他和井浦新共演了同名小说改编电影《鸡星》。成田一头红发,满身纹身,演绎了一位痞气十足的不良青年。电影中他首次挑战了大尺度戏,成田坦言拍摄现场一度感到有些羞耻,实在拍得艰难。这段戏果然也引起了女粉丝争议,不过很多人认为成田这次放得很开,确实演得出彩,比之井浦新更为亮眼。
就这样成田的自我定位得到了彰显,他的痞气一发不可收拾,也成为了特色标志。
渣男专业户
而如果说「痞气」这一特色,带给他更多潜力去挖掘自己,怎样在银幕上使这类角色深入人心也是一个难题,浮于表面的形式最终只会让观众默认他的角色,而非他本身的演绎。会发现近来成田就在做着这样的尝试,如此很多人也将他定义为了银幕前的「最低男」(即渣男)。当他不断挑战渣男角色,甚至引发自我争议时,他也逐渐成为了「渣男专业户」头号年轻演员。
并非因为自带痞气,就能把渣男成功演到位,如何让渣男的渣变得深刻也许是关键。成田选择了适当的收敛,他不轻易透露角色所想,而营造神秘感的同时,耍酷则要变为实际的残酷。
《这里好无聊,快来接我》(2018)中,成田就试图阐释“一针见血”的狠。整部片子围绕他,以及大家过往的青春展开,但他的戏份不算多,几条平行的故事中,他是众人讨论的核心,是女孩们的告白对象、男孩希望结交的朋友,他成为了那个神秘的人气男。当大家都步入结婚生子的年龄,你会发现他也没那么神气,还是要结婚上班过日子,可是如果说那份记忆中的好感不会随时间抹去,那么给人致命一击的并非他的蜕变,而是他从来就不曾觉得和你有段共同记忆。成田用很少的台词,贯彻了这个角色的悠然随性,内里也让他充满了「无情」。
《这里好无聊,快来接我》(2018)
而由同名小说改编,讲述单恋情节的《爱情是什么》(2018)阐释了「倒贴男生有多苦」,一时间成田的角色被众多媒体及观众贴上「不行男、最低男」等标签,成田已然演得深入人心。他表示要演好这个形象就得弄清楚他们到底在想什么。也许帅气的面貌是他们有利的「作案工具」,而「案发」正是因为他们并不想抑制理性,总有一种「无意识的迟钝感」,不会觉得给别人造成了麻烦。成田便抓住了这一点。而演绎的过程看似轻松,他也表明如何要让这个人「天使与魔鬼的混杂」姿态都展现出来,实际费了不少功夫,去琢磨角色在细腻与钝感之间的平衡。
的确,成田自己总结得很到位,渣男既有魅力,又无意识地残酷。他那「天使与魔鬼的混杂」姿态在电影中绝对是一个亮点,即便不是主演,恐怕对观众也有足够吸引力。电影《吉娃娃》(2019)里成田饰演的吉田便是如此的存在,他对门胁麦饰演的Miki有巨大的吸引力,同时他也与吉娃娃拉近了关系,成为了吉娃娃的男友。吉娃娃在众人面前称他很温柔,转眼之间他却和另一个女人拥吻。这个故事展现了青春的肆意,而身处其中的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姿态。Miki作为主视角保持着一份自省;吉田却总是远离镜头,保持着神秘,温柔但危险。那场强奸戏,他改头换面的干净面貌也与他毫不自知的厌恶形成了鲜明对比,让我们明白无论如何,吉田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渣男。
《吉娃娃》(2019)
那场戏毫不遮掩,羞耻感中又透露着愤怒与无奈。成田凌和门胁麦在镜头前毫无包袱地呈现了这种「难堪」。两者都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而他们再度合作的《再见,嘴唇》(2019)似乎和《吉娃娃》呈现了相反方向的姿势。这部电影克制内收,所以两位演员的沟通与交流不多,但成田饰演的志摩也是有着渣男前科的背景,在这个基础上,三者之间的纠葛仿佛带着一种注定,而这次成田也阐释了没有人能逃得了伤害,或许这才是青春肆意却残酷的本质。
《再见,嘴唇》(2019)
成田演绎了不同姿态的偏负面角色,或酷或帅或是残酷,这些角色也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逐渐奠定了他的演绎。而他终于也要出演青春励志的人物,也算增强了观众对他的期待。导演周防也说,「出演这个角色并不简单,成田已经实行了半年的口技表演练习。在银幕前他不仅要演男人的声音、妇女、小孩的都要,这是辩士的基本功!另外成田拥有温柔的目光,这一点很重要。」也许在成田看来,演绎渣男也好,青春偶像也罢,琢磨过来寻思过去,最重要的或许是演出角色本身的味道,这样才是最酷的。
- FIN -
本文系头条号特色内容
舍弃胶片的那一刻,电影已穷途末路
被尼古拉斯·雷捉奸在床,一个比银幕更邪典的蛇蝎美人
《寄生虫》,何以成为一部建筑电影?
影响力大过戈达尔?他是当今众多法国大导唯一的坐标
《阳光普照》:普照下的家庭,如何疗愈撕裂的创痛?
一部处女作,让他跻身当代拉美电影大师之列
制作一部年度最佳惊悚片,导演先成了一名文献学家
请为深焦口碑榜投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