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到底漂哭了多少人?

  • A+
所属分类:知识百科

北京这个城市,每天都有很多人带着梦想前来,这群人有一个特殊的名字—“北漂”。
“北漂”的故事有很多,有些很励志,有些很心酸。
你,我,他,她,可能都是“北漂”之一。
我们的故事,各不相同,却又十分相似。
“北漂”的你,“漂”哭过吗?
人物一:黄小鹂
年龄:27岁
职业:国企技术员工
收入:月薪税后8K
工作时间:五年
工作地:望京,居住地:西三旗。居住状况:与另外两个女孩合租。
场景:黄小鹂在咖啡厅相亲。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这是黄小鹂第八次相亲,对方是同事介绍的同学,双方寒暄了几句,黄小鹂这次竟然第一次对相亲对象产生了好感。
男生长的很端正,是个码农,戴个眼镜斯斯文文,很贴心地为黄小鹂点了咖啡,两个人聊起天来也很自在。黄小鹂今天特意穿了新买的裙子,心想还好今天花了很长时间化妆,中间黄小鹂特意去洗手间补了妆,对于黄小鹂,相亲是除了工作最重要的事情。
黄小鹂之前谈过一个男朋友,可是大学毕业后,黄小鹂执意要来北京工作,两个人便分道扬镳。黄小鹂想,既然已经付出了沉没成本,就要在北京踏踏实实找一个。可是,没想到感情之路却一直不顺利。后来,黄小鹂也踏上了漫漫相亲路,但是,不是自己看不上对方,就是对方嫌弃自己不够好看。对于黄小鹂来说,三十岁之前,把自己嫁出去,已经成了一件任务。
这次相亲,黄小鹂感觉很愉快,她回到家,躺在被子里刷着和男生的聊天记录,甚至不由地幻想起和对方恋爱的甜蜜场景。
“叮“,微信响了,黄小赶紧刷了一眼,“你是个很好的女孩,可我还是感觉我们做朋友比较好。”
黄小鹂的心狠狠沉了下去,“是自己不够漂亮,或者家境不够好吧”,黄小鹂习惯性地没有去问为什么。她叹了一口气,把头埋进被子里,轻轻啜泣起来。
在北京,优秀的女孩子太多,爱情的门槛也很高。对于黄小鹂,她很努力,却也很难进门。
如果当时再给黄小鹂一次机会,不知道她还会不会那么毅然决然地来北京。
人物二:高远
年龄:28岁
职业:程序员
收入:月薪税后3W
工作时间:三年
工作地点:西城
居住地点:西三旗,已购房
场景:相亲后的地铁上。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高远第一次相亲,对方是一个国企的小姑娘,文文静静,长相也不错,可是高远却没什么感觉。其实他自己清楚,是自己最近状态太差了,还没有准备好迎接一段感情,如果不是同学执意要让他去见面,他估计还是不会迈出这一步地。
最近互联网寒冬到来,王者体育直播网址也又风声要裁员。高远刚工作三年,虽然业绩一直还不错,但是因为自己所在的部门最近问题比较多,所以他心里一直非常忐忑。
去年他刚刚购房,如果一旦失业,房贷就没有办法还了。而且现在一旦失业,整个行业形势都不好,他也不能保证自己能不能再找到新的工作。
最近他一直失眠,本来工作经常加班,头发掉地就差不多了,最近压力大失眠成瘾,气色看上去就更差了。高远心里想,自己这样子怎么照顾别人,还是等状态稳定再说吧。
瘫坐在地铁上,高远掏出手机,“你是个很好的女孩,可我还是感觉我们做朋友比较好”,犹豫了一下,高远还是按了发送。
回到家,高远打开电脑又加了会班,这时收到妈妈的短信“远远,要照顾好自己,妈妈挂念你。”
高远感到眼睛酸酸的,合上电脑,他仰头看灯。起身,点了一根烟,在窗前站了很久。
他还记得研究生毕业时自己的雄心壮志,也记得来北京前跟父母许下的豪言壮语,如今,他还是有梦想,可是,在大时代面前,高远感到了深深的无力。
门铃响起,“您的外卖,祝您用餐愉快,麻烦给个五星好评“,是外卖小哥到了。
高远看着外卖小哥冻得通红的脸,心里不禁感慨“相比而言,自己已经很幸福了不是嘛”。
人物三:许小川
年龄:20岁
职业:外卖小哥
收入:税后月薪5K
工作时间:一年
工作地点:西三旗
居住地点:西三旗老小区,和几个朋友合租
场景:寒冬十点半,送外卖的路上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这是许小川今天的最后一单了,许小川真心感觉今天太冷了。许小川骑着电动车,飞奔在寒风里,还好前两天刚买了一副护膝,不然这天气腿都要废了。
许小川高中毕业后,在河南老家打了两年零工,但是挣得太少了,许小川不满意。
许小川家里排行老三,上面还有两个哥哥,二哥还没有结婚。父母都是农民,给三个儿子娶上媳妇是这一辈子的使命。可是,二哥的对象要求在县城买房,许小川家买不起。
许小川还记得离家前跟二哥说的说“二哥,我去北京打工,北京挣钱机会多,等我挣钱了,帮你在县城买房。”
于是,许小川来北京送外卖了。
可是,北京的钱没有那么好挣,许小川一年送外卖奔波下来,除去房租和吃穿,也没有攒下多少钱。有时候送餐慢了,被客户投诉,还会被扣钱。有时候许小川就在想,北京人不是素质高吗,怎么就这么得理不饶人呢。
许小川想着,来年开春,他去找个送快递的活儿,或者跟着装修队去干装修,兴许能多挣点。
想着,许小川一没留神,被对面开来地一辆汽车的远光闪了眼睛,车把一歪,狠狠地摔倒了地上。
许小川艰难爬起来,一瘸一拐地赶紧去扶起车,还好电动车没事,不然这个月的工资又要被扣了。
许小川回到家,脱下鞋子,脚踝已经高高肿起来了。
一起住的李哥看到,赶紧把凉毛巾递了过去,“川儿,赶紧敷上,有用”。
许小川咬着牙,把毛巾敷在脚上。一边低头看着自己地脚,一边偷偷抹了一把眼泪。
许小川心里算着,这两天送不了餐,这个月看来又挣不到什么钱了。二哥的媳妇儿,什么时候才能娶上呢。
北漂到底漂哭了多少人?太多了吧,没有人知道。
北漂的眼泪有多苦?流过的人不说,因为说了也很少有人在乎。
北漂哭过后会怎样?不能低头,也不能认输,否则眼泪不就白流了。
这座城市,始终还是不相信眼泪。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但是,那又怎样!
“北漂”的岁月里,毕竟有心中揣着的热情,有不忍放弃的沉甸甸的梦想,泪水咸苦无疑,但是,岁月,对于奋斗的“北漂”来说,永远热泪盈眶,毕生皆可回首。
我们,不曾回头。
——献给“北漂”中的你我。
文末福利:万门大学人工智能专业全国特训营,限时免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