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州作家】郭红文:让位

  • A+
所属分类:知识百科

中州作家,从文学到美学【No.688】
让 位
河南济源郭红文
老李最近有点郁闷,机关调整被调到清水衙门了。老李今年55岁,20岁进单位,在单位干了35年,属于单位老人员了。尽管调整前领导专门找他谈了话,说了年轻化专业化的趋势和重要性,也肯定了老李这些年的成绩和贡献,话虽没说透,但老李是谁呀!单位人精啊!这不明摆着让老李让位吗?让就让,老李不等领导说完,就把领导的话挡了回去,老李这些年在机关耳熏目染,察言观色揣摩领导心思和意图的功夫可不低,话说到这份上,你不让能行吗?识相点,还能落个高风亮节,以后说不定领导还能帮衬点;犟劲摆谱的,领导一生气给你硬生生来个年龄划扛,你不下来,能由你吗?到时候丢人打家伙瞎难看,把一辈子成色都搭进去了!“下来就下来吧,咱也干了几十年了,也该歇歇啰”,老李自我安慰道。
新一轮的机构改革和人事调整经过近一个月的酝酿布局,终于在新局长果敢拍板中落下帷幕,老李被安排在机关信访室,由中层正职变为一般人员,不过仍享受中层正科工资待遇,信访室共三人,一个主任两个老兵。这信访室与其说是局里的内设科室,还不如是局里可有可无的部门,说重要,这是给领导挡风的前站,美其名曰是稳定大局,密切联系群众,给群众排忧解难,实际上,屁事都不顶,纯属和稀泥场所,每天无非是接待群众上访,登记群众诉求,给领导送送重要诉求案件,无权无势,还得陪来访群众笑脸,和气待人,整天憋屈的很。不过,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知道你这个部门纯粹是糊弄人的,所以,他们有事都跑去市信访局了。时代在发展,人民在进步,他们知道不找市里大的领导,根本解决不了他们的问题。平时信访室也没有多大事,有事也是12345市长热线转来的不痛不痒的小事,一个月也没有几件,无非就是办证程序啊,国家是否有优惠政策啊等鸡毛蒜皮的琐事。老李也难得落下一身清闲,一杯茶喝半天,一张报纸能看它底朝天,这悠闲的日子,刚开始老李还悠然自得,可时间长了,老李就不适应了,烦躁、郁闷,如坐针毡,寝食不安。毕竟忙了几十年,在局里重要的科室干了个遍,习惯了忙忙碌碌的节奏,这猛一闲下来,还真的不适应类!局里开各科室科长会议,多年参会的习惯让他不由自主地拿起笔记本就往会议室走,还没推开门突然像针扎似的缩了回来,尴尬的脸红脖子粗,如果当时有地缝,真想一头扎进去!
下边单位人来局里办事,老远就给老李打招呼,“李科长,我那审批的事可不敢忘了!”他还不知道老李已经调了下来。“对不起,我不在那个科室干了”,“那你去哪个科室了?”这个人还是不依不饶。“去,去、去信访室了”老李平时那中气十足的腔调瞬间降了下来,能说会道的口才也语无伦次了。“干的好好的,怎么去那清闲部门,犯啥错误了?”那人疑惑地看了老李好半天,“没有,回头再细细给你说”,老李此时脸红的像关公,倒真像犯了错误似的,那人也看出了老李的窘态,赶忙打个圆场,“信访室好,清闲,清净,我有点事要办,回头咱们再聊。”回到家里,老李就像霜打的茄子,脸拉的老长老长,老婆看到老李那愁眉不展怂囊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老东西,你真是天生受罪的命,你愁啥呢,这些年你在单位没明没黑地干,星期天节假日你在家里待过几天?局里都快成你的家了,你先进,你标兵,你是共产党员,你要发挥模范带头作用,我埋怨过你吗?我拖过你后腿吗?家里事让你操心过吗?”老李知趣地点了点头,“那倒没有,谢谢,谢谢啦!”“那你郁闷啥呢,退下来好好歇歇有什么不好”老婆继续说到:“前些年,吃喝送礼成风,贪污受贿腐化,你在局里重要科室,批项目,批资金,权利大得很啊,有多少人打你的主意,你告诉我,擦黑锁好门,谁叫都不要开,谁送礼都不能收,咱不能以权谋私,让人背后戳咱们脊梁骨,我哪一回没有听你的”。老婆越说越气,“咱邻居同样也在局委干,你看看人家,小房换大房,孩子出国留学,苹果手机宝马坐,衣服三天不重样,你弄个啥?房子依旧老小区,车子依然老普桑,他们说你家老李太死板,脑筋稍微活泛一点,不是什么都有了,说你是抱着金饭碗在讨饭啊!这些年我跟你过的是什么日子!”
老婆说着说着眼圈红了,大滴大滴的泪珠夺眶而出,老李赶紧递过去纸巾纸,拉了拉老婆的衣袖:“咱不是学不来嘛!结婚这么多年,你还不了解我,我是那种人吗?”“我扒皮也认你骨头,你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怪不得找你办事的人都说你,油盐不进,针插不进,不食人间烟火的怪物。”老婆扑哧一下笑出声。“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那光是好沾的?”老李紧绷的脸也舒展开来了。“咱既不偷,也不抢,更不贪,咱行的正,走的稳,吃的香,睡的甜,”“那倒也是,”老婆接过话说:“老李,听街坊邻居说咱以前那风光的邻居出事了,两口俩都进去了,听他们说男的贪污,女的受贿,怪不得他们那么有钱,原来把公家的钱都装自己腰包里了,可怜家里那个留学在外的孩子啊!作孽啊!咱过得虽远不如人家,但咱过得踏实,过得安心。记得2009年有人告你贪污受贿,举报信上市委书记亲自批示要求严肃查办,纪委派专人整整查了你一个月,闹地沸沸扬扬,我和孩子们担惊受怕了一个月,那日子简直……”老婆说着说着眼圈又红了。“看看,咋又来了,那最后不是没事了吗?”老李轻轻拍着老妻的肩膀。“当然最后没事了,我和孩子们相信你的人品和敬业,相信你的为人处世,你局里的领导和同事们也都相信你的正直和廉洁,纪委的人查后都不敢相信,本来是来查贪官的,想不到查来查去竟查出了一个清官,他们给你单位的领导说,老李是个好同志!这样的人才太难得了!”“这都是过去的事,还提它干啥?,不过,这样查查也好,还咱个历史清白,时刻提醒咱警钟长鸣!”“我偏要提,因为你过去得罪人太多了,我早就想让你把位子让出来了!还有咱的俩孩子,人家都是想方设法让孩子上那班这班,你倒好,不管不问,让孩子自己独立学习,我太知道你的那点小心思了,你不是不想,你是农村还有父母需要接济,你兜里没有那个多余的钱。”“你今天怎么了?”老李疑惑的看看老婆:“我今天就是要开批斗会,趁小孙女上幼儿园没回来,好好批斗一下你!”
老婆揪了揪老李的耳朵:“你这个人好面子,让孩子们上不起培训班还不让人说,谁说你给谁急,还美其名曰是培养孩子们的独立能力,那你恁能咋还趁出差到外地大书店给孩子买复习资料?还偷偷给孩子们说不让我知道?”“孩子们没有埋怨我吧!”“都跟你一个德行,争强好胜,他们给我说,咱家条件不好,你又没有工作,爸也挺不容易的,放心吧妈,我们一定会好好学习的。”“没埋怨我就行了,这不,最后不都一个个考上了重点高中,大学,硕士,儿子还被市里作为高素质人才引进了过来,哎,老婆,我跟你说,关键是咱的基因好!”“美死你了,你这个死老头子!哎,忘告诉你了,你那在北京读研究生的宝贝姑娘刚打电话过来,说这学期又得了一等奖学金,万把块类!”“真的,闺女太棒了!”老李有点忘乎所以了!“那还郁闷不?”“好了,好了,生我者父母,知我者老婆啊!”“好了就行!”
老婆拉着老李的手,深情的看着老李,“清闲下来有什么不好,你可以养养花,健健身,钓钓鱼,唱唱歌,接接孙女,帮我干干家务,你看现在单位招的人,大多都是本科起步,有的还是硕士,甚至还有博士呢,人家素质高的很,你这个小中专占着位置不动,年轻人怎么能上去呀?单位还有什么活力?干了大半辈子的人了,也该下来歇歇了!”“这不,”老婆哝了哝嘴,指着墙角说,“这是儿子刚给你买的钓鱼竿,说是让你静气养生”,“那边”,老婆又指了指卧室的电脑桌,“那是闺女给你买的话筒,说是让你重拾年轻爱好,唱歌怡情,陶冶情操。”老婆的一番话,让老李茅塞顿开。是啊,推陈出新,优胜劣汰,自然规律呀!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不及时补充新鲜血液,怎么能行?人啊,到了一定年纪,你必须得服老啊!必须接受这个无情的自然规律,要想方设法把风华正茂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推上去,这样我们的事业才能长盛不衰!想到这,老李笑了,他笑的很舒心,笑的好坦然!
往期精彩回顾:【中州作家】郭红文:雨 缘作 者 简 介
郭红文,微信名天道酬勤,河南省济源市人,就职于济源市五龙口镇人民政府,爱好文学、唱歌、朗诵、健身。文章散见于《大河文学》、《金石文学》、《宁古塔作家网》,《当代精英文学》等纸质和网络报刊,闲暇之余,喜欢读书,喜欢用文字思考人生,愿手中的笔杆去敲醒每个人的黎明,去温暖每个人的心灵。
中州作家文刊编辑部 顾问:刁仁庆 徐 文 主编:张 静 执行主编:刘 娜 白长新 主播:雅晨副主编:高宏民 杨存德 赵建强审稿编辑:史锋华 袁荣丽 鲁光芬
《中州作家文刊》各基地选稿编辑:
三朵(京浙沪)万七顺(江西浮梁)张三杰(西峡)左德浩(南阳)赵金厚(山东)戴杰锋(河北)武华民(洛阳) 阿拉毛毛虫(郑州)李改红(内乡)周喻晓(安徽)
主编微信:cgzjingjing诗词投稿微信:18637700365投稿邮箱:zzzj201819@163.com投稿须知
投稿须原创首发,请将作品、作者简介、作者照片三者放在一个邮件里,用附件发送。附200字以内的简介,个人照片一张,并留下微信、电话等联系方式。
赞赏七天一结算,六成作稿酬返给作者,四成作平台发展用,后续不计。赞赏少于20元不予发放。
中州作家,从文学到美学
长按二维码关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