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州作家】王体:故土难离

  • A+
所属分类:知识百科

中州作家,从文学到美学【No.587】
故土难离
河南南阳 王体
几千年农耕文化烙下的文化基因,使大部分的中国人一想到故乡都会有深深的眷恋和难以割舍的情愫。老家,那是我们从小长的地方,一草一木都见证了我们的快乐和忧伤。
特别是离开家乡的游子,平时不觉得,忙忙碌碌的生活、纷纷扰扰的俗事,已经让人疲于应付,哪有闲情去体会思乡之苦与甜?但人们总会在不经间想起家乡和童年,想起那里的亲人和往事;或因为特定事件触发,你的思念会如决堤的洪水,一发而不可遏抑。
两天前,弟弟通过微信发给我发来一个“喜讯”:因国家重大建设项目需要,我的老家要被拆了,要整体搬迁到别的地方。据说拆迁可以获得一大笔补偿,老家的很多人因此而欣喜若狂。我也被这个突如其来而的“喜讯”炸懵了,心里一下子空了起来。无尽的思念和牵挂让我寝食难安。我想起了母亲孤零零的坟茔,想起那串破败却充满温情的院落,想起大槐树和我的小学,想起童年嬉戏过的小河……,一桩桩一件件往事如电影般在脑海盘旋。一想到亲吻过我童年脚丫的土地及土地上见证我成长的物件都将被连根拔起,我就禁不住泪落如雨。我不觉得这是个“喜讯”,尽管我也可能会从中获益。就像弟弟说的“还是不想让把房子拆了,觉得那样家就没了!”我们不想那些意外之财,只想留下一些念想,那是对故土的依恋之情。
我第一次离开故土出远门,是去长沙上大学。长沙,那个“惟楚有才,于斯为盛”的神秘之地,那是对我来说只在地理和历史课本上学过的地名。不识字的奶奶和母亲深表忧虑:“离家千里,万一水土不服怎么办?”临行前,母亲用特意缝制好的小布袋给我装了满满一袋院子里的泥土,并一再交待:“如果到长沙水土不服,就用那些泥土冲水喝,一喝保准管用。”
我知道,那是母亲亲身经验。她不远万里从重庆来到南阳,给了我们兄妹一个温暖的家和无尽的爱,而她却无时无刻不在忍受思乡的煎熬。我见过她半夜拿着故乡亲人照片默默流泪的样子,我听过她反复念叨故乡和童年的种种趣事儿,我感受到她对家乡和亲人深深的眷恋和思念。后来上学、工作,母亲还在的时候,离家、回家成了一种常态。我像一个候鸟飞来飞去,觉得父母和家就在那里,时刻为我敞开着怀抱等着我,我随时都可以一头扎入进去,享受那浓浓的温情。母亲不在后,我把老父亲接到了身边。这两年除了思念母亲外,觉得心里挺安定,好久都没有回过老家了,也没有觉得有何不妥或难受。故乡离我越来越远了,除了偶尔在梦中,我很少会想到自己生活了20余年的老家。
这次得到家乡将要被拆的消息,一下感觉自己像一棵小草被连根拔起!我突然明白了:原来父母在老家,家和父母是重合叠加在一起的,所以,我一直理所当然地以为,父母在的地方就是家。
原来这是只一个错觉,老家一直都在我的脑中,那么清晰,那么确切,那么具体。她是生我养我的土地,是见证我喜怒哀乐的花草树木,是浓浓的乡音和乡情。她是独立存在的,永远承载着我的思念和眷恋。家要没了,你让在外漂泊的候鸟还怎么往回飞啊?
往期精彩回顾:【中州作家】王体:垭口顺水人情【中州作家】王体:三月三随想【中州作家】王体:行走在春天
【中州作家】王体:疑 似
【中州作家】王体:六姨奶
【中州作家】王体:“诗家幸”何尝不是“国家幸”
【中州作家】王体:鼠年说“鼠”
【中州作家】王体:孩子,这场瘟疫之后,你该明白为啥要好好读书了吧【中州作家】王体:母亲
作 者 简 介
王体, 笔名本人,男,河南南阳人,现居安阳,安阳工学院外国语学院教师、安阳市诗词学会理事。中州作家文刊编辑部 顾问:刁仁庆 徐 文 主编:张 静 执行主编:刘 娜 白长新 主播:雅晨副主编:高宏民 杨存德 赵建强审稿编辑:史锋华 袁荣丽 鲁光芬
《中州作家文刊》各基地选稿编辑:
三朵(京浙沪)万七顺(江西浮梁)张三杰(西峡)左德浩(南阳)赵金厚(山东)戴杰锋(河北)武华民(洛阳) 阿拉毛毛虫(郑州)李改红(内乡)周喻晓(安徽)
主编微信:cgzjingjing诗词投稿微信:18637700365投稿邮箱:zzzj201819@163.com投稿须知
投稿须原创首发,请将作品、作者简介、作者照片三者放在一个邮件里,用附件发送。附200字以内的简介,个人照片一张,并留下微信、电话等联系方式。
赞赏七天一结算,六成作稿酬返给作者,四成作平台发展用,后续不计。赞赏少于20元不予发放。
中州作家,从文学到美学
长按二维码关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