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事2020】隔离在小区里的春花

  • A+
所属分类:知识百科

植物·旅行·文艺
天冬大叔、万能小飞和6岁栗子的野风集
◆ ◆ ◆◆
每年春天,大概都要拍一些常见的春花。年年如此。毕竟等了一整个冬季,花开了,于是心中蠢动。今年又格外特别。我大约在小区里头已经隔离了两个月吧,偶尔出门,但极少在小区之外停留超过半小时。手边有干不完的活儿,隔离就隔离,也不觉得烦闷,安全第一。
 
然而春光回暖,我开始焦躁起来。南方已经开了很多花。我已经连续工作了五个月,原本是要有两次外出渡假的,都没去成。看着别人把春花的照片贴出来,总觉得心里冒出了一丛不安分的蘑菇。于是趁着物候日光美好,我去小区里头转了一大圈,拍拍照片。
 
虽然都是每年每年拍了又拍的种类,但拍照这件事吧,搁置许久,难免生疏。就当练练手艺,也应当多端相机。这么着,我就出了门。
 
毛樱桃 Cerasus tomentosa
毛樱桃 Cerasus tomentosa
毛樱桃 Cerasus tomentosa
毛樱桃 Cerasus tomentosa
 
另一个原因是想去拍毛樱桃。
 
小区里最大的一片活动场所,有空场,有绿地,有呜嚷呜嚷出来撒欢的人。去年春天的时候,刨了不少花草树木,有的搬走了,有的换了位置,有的新搬运来,我也没仔细查看。我记得那里有一棵毛樱桃来着。然而今年,据说不在原先的位置了,而且植株像是龙爪槐。所以我想去看看。
 
从物种上看,大概还是毛樱桃。只是不是原先那一棵。这棵确实有点龙爪的意思,多少垂枝,但没那么显著。我在拍毛樱桃,旁边有一群小男孩在踢足球。吵吵嚷嚷的。树栽种在公共厕所旁边,因此时不时还有上厕所的人,从我面前走过。总而言之不是一个愉快的拍照环境。
 
杏 Armeniaca vulgaris
杏 Armeniaca vulgaris
杏 Armeniaca vulgaris
杏 Armeniaca vulgaris
杏 Armeniaca vulgaris
 
距离毛樱桃不远有一棵杏花。那也是自从我明白了蔷薇科那些春花的彼此区别以后,自主认出的第一棵杏花。颇有纪念意义。杏花倒是没换地方,依旧在亭子旁边的小路上。记得有一年物候偏晚,到三月底了,杏花才开放。今年倒是春分时节就热闹地开了满枝的花。
 
就在我站在杏树下头拍照的时候,来了一家三口子。父母看起来像是五十来岁,闺女半大不小。女孩拿着手机,在各种植物前头拍照,虽然摄影器材比较抱歉,但看起来挺认真。真好。三口子里的母亲倒是一直唠唠叨叨,说,你站这儿,你站那儿,把你手机给我,我给你拍。闺女不老大乐意的样子,毕竟人家想拍花,而不是想被拍。
 
他们从我身边走过去。那个母亲说,哎,你看那个男的,拿着个什么跟大炮似的,干嘛呢。我心里就一阵不乐意。闺女说,妈,你别说了。然后拉着母亲走了。我其实差点开口怼回去来着,不过看人家姑娘挺懂事的,也就没开口。其实在外头拍照,难免被人围观,被人絮叨,不过这么不客气傻不愣登的倒不多见。可能都是迟迟没能复工,在家里憋的,脑子难免长毛,不太好使吧。
 
在杏花树下拍照的女孩
 
拍完杏花,我一回头,看那一家三口子正看连翘呢。我心说,还是躲着点吧。眼见着那女孩用手机拍完了连翘,三人离开,我才溜达到连翘那里,也顺手拍了照片。其实连翘在我家门口不远处就有,所以说,真的是纯粹顺手。
 
连翘 Forsythia suspensa
连翘 Forsythia suspensa
 
绿地上还有玉兰,白色的紫红色的都有。白玉兰花开正好,紫红色的二乔玉兰刚刚绽放一点点,大多数都还是花蕾。这时候我发现,周围有好几个人都端着单反相机,看来确实是趁着春光,出来放风了。再一看,端着单反相机的无一例外都是中青年男子,一个半老大爷,一个猥琐大叔,一个职场常见面相男青年。再加上我。
 
这么一来,我不禁为玉兰感到悲哀。花开得美妙,却只落得被这些莫名其妙的男子们围观。因为玉兰在围栏围起来的区域,用手机拍照还是有难度的,这里需要用中长焦镜头才好。我把镜头换来换去,拍了好一阵子,也没拍出自己满意的照片。印象里今年春天见了不少人拍的玉兰,相当精美标致,轮到我自己动手的时候,怎么也找不到那种感觉。
 
玉兰 Magnolia denudata
玉兰 Magnolia denudata
玉兰 Magnolia denudata
二乔玉兰 Magnolia soulangeana
二乔玉兰 Magnolia soulangeana
 
我刚刚放下相机,正要收拾摄影包,一看看到玉兰树下,也就是围篱里头,有个妈妈带着个娃,在树底下先拿手机怼到花枝子上拍照,然后还把花枝子拽下来给娃看。倒是没有折断,拽完了一松手,花枝子弹回去了。这是何苦来的呢。我在心里暗自叹气,叹着,一回头,哎哟,旁边运动器械上的老大爷那儿,脱下来的外套上,还有两朵揪下来的玉兰花,白白嫩嫩的。
 
尽管不是我家栽种的花,但我也还是觉得很心疼。没办法,住的就是这么一个小区,小区里就是这么一群人。眼不见心不烦我决定赶紧离开。花是很美好,为花拍照也是很美好,再少点杂七杂八的人就更好啦。
 
白花山碧桃 Amygdalus davidiana 'Albo-plena'
白花山碧桃 Amygdalus davidiana 'Albo-plena'
 
最后我跑去看白花山碧桃。小区附近有好几棵,我找了其中一棵。去年专门拍过一组图,今年这个季节,白花山碧桃刚刚开放不久,我赶来时,日照偏斜,于是也就随便拍一拍记录一下而已。话说白花山碧桃其实在北京栽种得还挺多,是园林常见的栽培花卉,但在其他地区,好像并没那么常见。为什么呢,明明是挺好的春花。
 
白花山碧桃是由山桃杂交培育而来的,不结果,甚至是通常都没有雌蕊花柱。开花比山桃晚,大约晚一两个星期吧。如今山桃已经开得差不多了,都是残破的花,稀疏地挂在枝上,而白花山碧桃刚刚开始自己的花期。
 
其实前一阵子,我在楼后头拍过山桃的花。每年春天,似乎都少不了拍一下山桃,况且就在楼后,一转弯就到。正因为年年拍照,觉得并不稀奇了,所以今年我专门拿着500mm折反镜头去拍的。那只镜头,咳,并不常用,而且不适合带出门。一是死沉,二是画质欠佳,明明对上了焦,画面却肉得像是没对准。再说光圈是F8恒定的,对于500mm来说其实不太足够。
 
所以也只有这种时候,我才拿出来用一用。反正前一阵子拍了山桃。既然说到白花山碧桃是由山桃繁育而来的,那就把山桃的照片也贴出来好了。顺便说,想看更多关于山桃、白花山碧桃和各种观赏桃的详情,请看右边这里:身边的桃花们!(其中还有桃花识别1.0和2.0版的链接)
 
山桃 Amygdalus davidiana
山桃 Amygdalus davidiana
山桃 Amygdalus davidiana
山桃 Amygdalus davidiana
山桃 Amygdalus davidiana
山桃 Amygdalus davidiana
 
其实我还看到了刚开放的紫叶李,刚刚开放的豆梨,刚刚开放的紫丁香,以及其他一些小草本。都没拍照,不着急。一是从前也都拍过很多次了,二是今年的春天,时间还长。不知道要隔离到什么时候,不知道要封闭到什么时候,花是不管这些的,照例该开就开,该落就落。
 
只是,到了花开的季节,无论如何,都要比冬天的时候忙。忙就好啊。
这个春天,也许只能云赏花,或者多看看身边的花吧。如果想了解更多的城市野花,可以看看我这本的不算新的书《城市野花》口袋书,随手翻翻,和更多的野花相遇。
当当购买:京东购买: 
植物·旅行·文艺
天冬大叔、万能小飞和6岁栗子的野风集
敬请关注
◆ ◆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