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语兰心】看馍║樊志敏

  • A+
所属分类:知识百科

点击上方关注我们吧NO.1321
看 馍
周末,家里的馍不多了,瘟疫期间,外面几乎没有卖馍的,平时即使有,我们渭北人还是喜欢吃自己蒸的馍,就图那个原生态的味道。一大早起来,年迈的母亲就张罗着蒸馍,媳妇当然是主力军,我也挽起袖子,往大盆里舀上几碗面粉,倒入前一晚发好的酵面,用温水开始和面,费了老鼻子劲终于把面起好了。待面发旺,媳妇把馍做好,母亲一边往擦的油光锃亮的笼屉上摆,一边说:“今天天气不错,太阳好,把馍放到院里晒一晒,馍发好了就好吃。”母亲年迈,腿脚已不大灵便,我于是把摆满馍的笼屉一个个的转移到阳光灿烂的院子,然后就拿一把凳子,坐在旁边看馍,等着馍发好了,就开始蒸。
恍若间,我觉得这一幕咋这么亲切又熟悉呢?我依稀想起小时候看馍的光景。
那时我年龄还很小,干不了繁重的体力活,每次蒸馍,我的主要任务就是看馍。为什么要看呢?蒸馍前,如果馍发不好,蒸出来的馍就不松软、不香甜,但发过头的话,那馍蒸出来就有一种酸涩的味道,而且发过了的馍东倒西歪、皮开肉绽,早就没有形样了,所以要专人去看着,等发的刚合适就去上锅蒸。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防鸡啄。因为院子散养着五六只鸡,每次在院子里晒馍的时候,必须要看着,防止鸡们把馍啄了,时常还能见到几只麻雀在一旁觊觎着。看馍成了决定这次蒸馍是否完美的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和母亲一道辛劳的姐姐们是不好意思干的,那时的她们除了农忙之外,还要帮助母亲揉面、挑水、劈柴、烧火,看馍这种轻松活只能是我来干了。
记得那时候,馍刚摆到院子,鸡们就闻风而动,逡巡着试图接近笼屉,这时,常会有几只肥大的葫芦蜂在墙边飞着,发出很大的嗡嗡声音,在静谧的院子里,这种声音对我有着很大的吸引力,我很好奇,准备去捉那些危险的蜂,但是鸡们很快就要靠近笼屉了,我就手里拿着竹竿不停的吆喝,这些贪心的鸡们虽然胆小,但是并不跑远,就像有磁场引力一般,只是往后闪开几小步,侧着身子,眼睛始终往笼屉瞅着,期待我放松警惕后伺机啄几口,食物对顽固的鸡们的诱惑力还是很大的。我因为着急着去玩,于是决定下大力气把鸡赶的远远的,感觉基本安全了,就赶快去看墙边飞着的肥大的葫芦蜂,想捉住又怕被蛰了,就在这时,鸡们神不知鬼不觉神速般的跑了过来,迅速啄上几大口。当我看到五六个馍被可恶的鸡们啄的不成样子的时候,顿时傻了眼,而母亲这时听到鸡叫乱飞的声音也来到跟前,我心里惶恐不安,担心母亲的斥责,可没想到母亲看了看馍,说到:“鸡啄的不要紧,还能吃,以后可不能贪玩了,会耽搁事的。”
看似简单的看馍其实并非一件轻松愉快的事情。每次看馍,无疑是对我的耐心和毅力又进行一次实战演练和风险挑战。
现在,院子里也不养鸡了,看馍倒成了一件轻松愉快的享受了,坐在太阳地里,沐浴着温暖的阳光,等待着馍发好后去蒸。一晃三十多年了,母亲仍然在厨房操劳着,去年还在省城动了一个大手术,现在康复的很好,这不,又是蒸馍又是包饺子的。我也期待着能够隔三差五继续看馍,继续听母亲的唠叨。
感谢您的阅读
作者简介
樊志敏,蒲城县紫荆街道办人。县医疗保障局党组成员,曾任中学语文教师。
图:网络
主编:刘莉萍
投稿邮箱:499918885@qq.com
投稿形式:文稿(原创首发)+作者生活照+作者简介
您看此文用
·秒,转发只需1秒呦~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